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散文

愿将热血洒疆场


愿将热血洒疆场


―――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指挥排长令狐昌华

杨昌德


令狐昌华生于1956年,1976年入伍,先是在云南蒙自第十四军42师炮团当士兵。由于军事技术过硬,1977年任指挥连侦察班副班长,1978年任侦察班班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回国后于4月任指挥排排长。1981再次赴越参加收复扣林山的战斗。1983年在团党史办工作,1984年任三连代理事务长。1986年转业安排在中国人民银行兴仁县支行任保卫科长,现已退休。

指挥连属团部直属连,是团部的耳目,为团部下达作战命令提供第一手资料。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前,令狐昌华奉命率领侦察班在麻栗坡、马关西畴等中越边境执行侦察任务。起早摸黑,携带干粮走遍每个山头,每天晚上驻扎在老乡家,只能吃上一顿晚饭,然后点着蜡烛和老乡聊边境的地形地貌。在山上他们砍木棒捆在大树上作梯子,爬上大树架起方向盘(计算仪)、炮对镜(观测仪)侦察越南境内的越军动向,把越军的炮弹阵地、工事构筑、活动人数等详细记录下来,每天必须向上级部门汇报。这样持续了二十多天,为我军在后来的战争获取主动权。

1979217日,对越自卫还击战开始,令狐昌华的侦察班随指挥连与团部一起经河口进入越南境内,配备在团指挥所。他们进入一线后就开展紧张的工作,原来所获取的资料是在国内观测的,距离毕竟有限,进入越境后,目标得向纵深发展。如果得到的资料不准确,座标有误,不仅不能有力的打击敌人,反而要被敌方消灭,给我军带来重大损失。因此他们的工作是既耐心又要细心,不允许失误。他们反复观测越军目标,定点计算出诸元和座标位置直接报告指挥所,团指挥所获取座标,经过综合考虑后才下达作战命令,向越军实施炮弹打击。

第一天对越军发起攻击时,由于我军指挥不当,先用步兵进行攻击,攻击受阻时再用火炮轰炸,这无疑是战略上的一大失误。战斗一开始越军占据山头和工事,用高射机枪描准我方一线步兵射击,给我军造成巨大伤亡,这是血的教训。如果先用重炮对越军一线目标和工事进行打击,重伤敌军有生力量和所埋设的地雷,削弱其斗志及战斗力,战果可能就不一样。在后来的战斗中我军除了进行战略调整外,侦察工作所肩负的责任也非常巨大。战争对敌我双方都一样,每一步都输不起。

第二天部队向前推进到板甘,令狐昌华所在的部队负责攻取板甘391高地,391高地是兵家必争之地。在越南的历次战争中,这里都会成为双方争夺的主要战场,在对越自卫击战中也是如此。中越双方在这里排兵布阵,采取隐蔽作战的方式进行攻防,我军到达板甘后,立即构筑工事,挖出猫耳洞,一人住一个洞。有仗打仗,不打仗时除了哨兵以外的所有人员全部住进洞内隐蔽,以免敌方发现。但当时很多战士是刚入伍的新兵,没有战场经验,纪律自觉性差,有个士兵不是老老实实呆在洞内,而是穿着一件红背心跑出来在山上晃悠,被越军发现,很快越军的炮弹像雨点一样飞来。令狐昌华从所在位置观察,炮弹发出的声音和爆炸的响声都能听到,就是无法判断炮弹到底从什么地方发出。团部立即下达命令,由指挥连侦察排派出侦察小组到越军前沿阵地进行侦察,此项任务自然落在令狐昌华的头上。令狐昌华赶紧率领两个士兵带着方向盘和炮对镜以及电台出发,向越军炮阵的大致方向摸去。很快他们在离越军炮阵大约五六公里的地方通过方向盘发现了目标,便立即在地图上定出座标位置向团部发报,并建议首先团部对该目标进行监视打击。团部果断下达命令,将越军火炮阵地彻底摧毁,使越军失去攻击我军的能力为步兵进攻扫清了障碍。

战争像舞台一样,观众看到的是舞台上的精彩表演,却看不到幕后有多少人向舞台提供后勤支持,没有后勤支持就演不成戏。说到战争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敌我双方的一线战况,排山倒海、硝烟迷漫的动人心魄场景。却很少有人关注这场景背后有多少人在默默的为一线战场提供支援和保障。如果我们没有准确的情报,手中的枪炮只能像盲人一样找不到方向,毫无战斗力。有时候场景背后的贡献是无法估量的,会对战争胜败起到关键性作用。历史上的所有战争中有多少无名英雄在幕后默默做出贡献,却没有戴上耀眼的光环,他们为此也不觉得委屈,有一句话叫做“英雄无悔”。

完成任务后,令狐昌华与连部和团部都联系不上,也就无法领取新的任务,只好带兵回到团部。最让令狐昌华感动的是,回到团部后,上级分给他们班三个苹果,大家只吃了两个,给他们留下一个,战斗情谊在这些温馨的生活细节当中体现出来。

他们在板甘呆了三天后,第四天部队向前推进到拨坡。到了目的地,只看到越军的迫击炮准确落在我军阵地上,由于令狐昌华所属的指挥连不在作战第一线,他们通过观察发现越军的火炮不停的对我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像板甘一样,发射的声音和爆炸的声音都听得到,就是没有发现越军的炮阵地的准确位置。后来令狐昌华通过方向盘反复仔细的观察,突然发现有个闪光点,不错,这就是越军的迫击炮阵地,他立即在地图上把座标定下来,命令通讯兵用电台向连指挥所报告,团部立即下令二营即榴弹炮对越军阵地实施精确打击,将越炮阵地摧毁。给我军步兵减少了伤亡,为部队向前推进起到了关键作用。

1979315日上级命令我军撤回到国内,令狐昌华因英勇顽强、作战勇敢,圆满无成上级交给的各项侦察任务,荣立了三等功一次,团部嘉奖一次。

令狐昌华说,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越军对地形熟悉,占有很大优势。他们不和我军正面接触,而是采取游击战的方式。发现我军目标后,觉得有利可图就打,占不到便宜的就躲开。被我军追击时,他们可以丢下各种武器就跑,以保存实力为首选,给我军消灭越军的有生力量带来很大困难。我军所到之处到处能看到越军的营房,里面堆满袋装大米,上面写着“中国制造。屋内到处挂有中国制造的手雷和地雷,他们的折叠式冲锋枪等装备和物质都是中国供给的,比我们用的先进得多,我们用的还是木把冲锋枪。中国提供的先进装备正在瞄准着中国人喷射出殷红的火舌。

1980年令狐昌华请假看望父母,准备陪父母过上一个春节,腊月二十七日突然接到部队电报,上面写着“任务紧急,火速归队”。没办法犹毅,第二天就踏上了归程,大年三十晚列车上就是令狐昌华一个人,这种场景让人心情非常复杂,在孤寂、清冷、心酸的旅途中,父母的音容总浮现在脑海,中国“忠孝不得两全”这句俗语平时说起来轻松,身临其境时却又希望能够两全,然而往往国事重大,只能忠为首先,孝为其次。大年初一到达部队才知道,我军已经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作为指挥排长的他必要坚守岗位。这次也许是出于策略,也许是要作充分准备才向越军发起攻击,战备状态时而拆除,时而又宣布进入战备。4月令狐昌华被任命为指挥排排长。

198157日令狐昌华所在部队负责收复扣林山的战斗。当时他们部队驻在云南文山,属火箭炮指挥连。53日离开营地到达猛洞,大部队进入阵地前他们必须完成一项任务,由汽车将炮和火箭炮弹拉到7号坑道,再由7号坑道将炮和火箭炮弹送到观测所。他们请当地老乡给每人做一个背炮弹的背夹,为了不被越方发现,行动只能晚上进行,汽车不能开灯,又不能加大油门,没有月光,每辆车由四个士兵包着白帕子在车前形成两排引路,就借着帕子这一点点白色的影子,车子只能慢慢向前划动。到了7号坑道,令狐昌华和侦察班长每人带着一支冲锋枪在前面带路,非常危险。令狐昌华想这次夜间行动他能活着回来的可能性极小,他盘算着,只要第一次能到达观测所,活命的几率就占百分之八十,因为到处是地雷,到处是越南特工在活动,踩上地雷就得死人,遇到越南特工所有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生命也不保。行动前部队首长给他下达送炮弹的位置即观测所就是用手在地图上一指:来,这就是观测所,炮弹就放在这里。这里究竟是哪里?只有夜间行动时沿途用地图慢慢测算和分析,如果弄错位置麻烦就很大。每个士兵背上三发炮弹开始行动,单边路程是7公里,山又高又陡。

他和侦察班长在前面慢慢引路,脚上穿的是钉子防滑鞋,既不发出响声又不至于滑倒在地。所有人的神经处于高度运转状态,一旦有风吹草动就要屏住气进行处置。第一次运送炮弹的过程中,他们听到前面有微弱的说话声,以为是越南特工,令狐昌华慢慢模过去,发现前面站着一个人影,他立即扑上去,用枪抵住那人的胸堂,问他是什么人,那人说他是师部侦察员,这是一个刚入伍的新兵,没有经验。这种人要是遇到敌人就没命了,由此可见训练有素对我军是多么重要。他们每天晚上来回三趟,背着三发炮弹走42公里,一连背了三个晚上总算完成了任务。

57600点全团准时开始炮击,630分步兵发起攻击,两个小时就拿下了扣林山主峰,越南人说中国人在扣林山发动了一场上甘岭战役。扣林山高地是拿下了,然而这一带到处是越军,零星战斗从来没有停止过。在此期间他们仍然不间断的执行侦察任务,在侦察过程中,令狐昌华带领侦察排发现一个原来没有发现的炮兵阵地和一个营地,上报后被我军摧毁。

在扣林山期间,有一天令狐昌华刚从他住的猫耳洞走出来不远处,突然听到背后发出沉闷的响声,转身一看自己住的猫耳洞全部坍塌下来,令狐昌华吓出一身冷汗,晚两分钟出来就命丧黄泉。

他们在扣林山共呆了三个月,后来把扣林山交给边防团后撤回国内。扣林山一仗,令狐昌华率领的指挥排全排获得三等功,所属三个班即侦察班、有线班、无线班也分别荣立集体三等功,四个战士分别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

笔者问他:“你在这次战斗中取的作用不小呀!立了几等功呢?”令狐昌华说:“1979年参加自卫还击战时父母就非常牵挂。参加这次战斗我没敢告诉父母,既然活着回来就必须回家看望两位老人。由于部队请假有名额限制,领导也为难,但我看望父母的愿望非常强烈,就和领导吵。我说只要放我回家看望父母,功我可以不要,结果扣林山战斗没有给我记功。嘿嘿!”笑得轻松。

令狐昌华平时老和领导顶嘴,但在业务上他非常认真。他说我们的工作非常重要,座标定位、射击诸元必须精确。如果座标定错,表尺算得不准,打起仗来不仅打不了敌人反而会伤着我方步兵,马虎不得。因此从新兵开始在业务上我是一丝不苟的,我喜欢钻研,谈到这里他又嘿嘿一笑。在谈到1978年全军军事技能大比武时令狐昌华说:我在全团侦察兵比武中取得第一名,全师比武得第二名,全军第三名,在军区比武时一个失误连名次都没得,嘿嘿!如果在军区能得前三名就可以参加全军炮兵侦察比武了,是有点可惜,嘿嘿!”笑得还是那样轻松。

我问:“上前线的时候你害怕么?”。他说:“我没有怕过,只是打扣林山的时候有点担心会死在上面,有种预感,但我的预感不灵,结果还是好好的回来。其实怕也没用,国家要打起仗来总得有人上,怕就不去打的话国家也就不存在了。”他又说:“其实你应该去采访步兵,我这里没得精彩的故事,在扣林山没有任务的时候我还觉得枯燥无聊。嘿嘿!”

这篇文章就要结束,已经没有感叹要发,因为令狐昌华与笔者的说话就是最好的感叹。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